就在幾分鐘前,
前往了離家幾分鐘路程的民宅送件,
由於今天沒有上班,
我也沒想那麼多,
穿著POLO杉、牛仔褲及"拖鞋"就騎車前往了,
想說就是一般的同鄉鄉親,
應該不會介意吧,
但我想我錯了,
我可是代表一間公司呀!

很快的,
騎車轉個彎就到了,
是一件頂樓加蓋的四樓透天厝,
看到一家人坐在客廳,
我開門後…

我:「請問童XX先生在嗎?」
我想應該是童太太:「有什麼事嗎?」
我:「你好我是XXX旅行社的,這邊有一封信要交給童XX先生。」

這時有位先生沒表明身份的即接過了信,
我想這位就是我要找的童XX先生吧!

我:「這裡面是關於您刷卡的資料。」
童:「你專程從台中跑過來喔?」
我:「沒有啦~我住在這附近,所以順便送過來。」

童先生邊拆信封邊問我以下的問題。

童:「你是裡面的人嗎?」
我:「對呀!」

童:「你是業務嗎?」
我:「不是,我不是業務。」

童:「那是內勤的?」
我:「嗯。」

童:「你有沒有名片,留一張吧!」
我:「我沒有帶名片耶!」
(很直覺反應的說,因為我平常真的都不帶名片的,而且今天還是星期六放假)

童:「那你要不要在信封上留個名字?」
我:「呀!我想到我有名片,我找一下。」(剛好有背平時上班的包出門)

以下在我找名片的過程…

童:「你住清水喔?每天從清水到台中這樣上班?不會很遠嗎?」
我:「呀就省一點呀~」
(他應該也不會了解省在哪裡吧!)

童:「你們是在文心南路那邊吧?」
我:「在文心路一段啦!」

就當我正在背包中找名片的同時,他應該很注意的觀察我吧!
童:「你穿拖鞋上班喔?」
我:「沒啦~今天沒有上班。」
(我想這可能是我沒注意到的,為了公司形像,下次我會穿個襯衫及皮鞋去送件的)
(不過這關你什麼事呀?只不過是來送件,問那麼多幹嘛?是怕被騙嗎?)

我:「這是我的名片。」
童:「廖先生」

其實這個過程中,
我們一群人一直站在門口,
我跟童先生站在門外,
童太太、童爸爸及童媽媽站在門內,
一群人有點像是圍在一起說話,
拉門是開著的。

童:「他是XXX旅行社的啦~專門做日本旅遊的。」(轉頭跟家人說)
童:「你說你住清水喔?」
我:「對呀,就前面那邊。」隨手指了我家的方向
童:「什麼里呀?」
我:「清水里。」(在身家調查嗎?)
童:「他住在清水里。」(轉頭向童媽媽說)
童媽媽:「這年輕人可能比較不認識啦~可能認識他爸爸還是媽媽。」
童:「他姓廖。」
童媽媽:「那會不會是廖XX他們那裡的人呀?」
童:「應該不是吧!」

我:「那這樣我先走囉~」
童:「嗯,你應該還沒吃飯吧。」
(我想說現在都快八點了,我早就吃了,不然你是要我留下來吃個飯再走嗎?)

童:「謝謝你喔~」
我:「拜拜~」

這段過程比我想像中的來的久,
我原本想的過程應該是以下這樣…
開門:「請問童XX先生在嗎?」
童:「請問有什麼事嗎?」
我:「你好我是XXX旅行社的,我幫我同事來送個信給童XX先生。」
我:「裡面是關於您刷卡的資料。」
童:「謝謝你喔,還專程跑過來。」
我:「那我先走囉~拜拜~」

結論:「應該是現在人都怕被騙吧!所以難免都會比較提防。」

Soujiro.宗次郎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